16年专注赚钱平台定制

平台选择与车企结合 无人驾驶汽车正大批驶来

来源:钜大LARGE    2018-05-03    点击量:351

  比亚迪打出了“新能源引领者”LOGO为周遭新势力壮胆;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一上午与各类关注其造车项目的人士交流,脸上只有兴奋没有疲态;威马、奇点的展台边听到的总是技术流的对话……4月25日,北京天竺E3馆几乎成为造车新势力的包场,穿梭在展馆内东西两个方向的各大主机厂、公关、媒体人士分明能感觉出这里与其他场馆氛围的不同。


  短短两年,伴随中国造车新势力的规模起步,车展的产品网联化成色已开始与传统造车思维短兵相接。与此同时,北京天竺场内场外关于自动驾驶的模式验证也在加速推进。


  定义“中国式自动驾驶”


  4月23日,原特斯拉Autopilot核心研发成员谷俊丽,在加盟小鹏汽车出任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后,首度在北京发声:“适应中国路况的自动驾驶系统需要检测比美国、欧洲地区高出3倍以上的障碍物和交通环境信息。”


  这位强悍的女博士曾在几个月之内以一己之力写完特斯拉Autopilot2.0核心计算单元50%代码。在她看来,缺少实际驾驶场景数据的积累,很多自动驾驶功能在中国“水土不服”甚至“目中无物”,无法适应国内的实际驾驶路况、交通密度和中国用户的驾驶习惯。


  面对具体场景,谷俊丽给《华夏时报》记者举了一个泊车的例子:同样是侧方停车,由于自动驾驶具备了初步学习能力,它会重复上次的已获取经验,如果你面临的环境是停车都很规矩,它就很规矩,如果大家都不讲规矩,那它的第二次、第三次自动泊车也会开始不讲规矩。


  这就带来了个问题:周边不良的汽车使用环境一方面会增大机器的判断难度,另一方面会影响机器的学习认知能力,过去发生在科幻片里的细节,现在真的就发生在你我身边。


  作为一个超级产品经理,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一眼就看到了问题的本质,即当前几乎所有的自动泊车能够解决的实际使用场景可能都不超过5%。而当一个用户场景的解决率不超过10%的情况下,则意味着用户使用频度和使用惯性会非常之低。


  超级产品经理的指向决定了科学家的动向。


  为此,谷俊丽带领的团队从一开始就坚持自动驾驶进化的必然趋势是软件的强本地化,一套体系和系统也绝对做不到放之四海而皆准。


  而小鹏汽车为了完成数据积累为自动驾驶技术的升级迭代提供底层基础支撑的需要,命名了自己的自驾系统“XPilot”。同时,去年在海马郑州工厂量产的数百辆小鹏1.0版,已经全部分配给全国各地的小鹏员工和发烧友使用,累计行驶了近500万公里的里程,每天都在为小鹏后台贡献大量数据。


  平台选择与车企结合


  何小鹏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考虑到中国式自动驾驶路线的必要性,这成为了产品量化规模交付前,必须面对的现实考量。”他预计,2018年内各大造车新势力真正在自驾技术上有突破的产品交付,可能要延期。


  在他看来,在自动驾驶和智能网联等核心差异化领域,可以在某个点上做高强度投入,投入大规模优势资源单点突破;但在规模化、品质化的交付之路上,慢就是快,所以小鹏放弃了熟稔的互联网产品打造方式,没有选择快速试错,快速迭代的产品理念,而是慢慢地打磨产品,一点一点地提升用户体验。


  这种从技术维度前期架构、至瓶颈突破、直至成品交付的过程,让互联网出身的何小鹏深刻认知到需要对传统行业存有敬畏之心。


  与此同时,百度在结盟比亚迪,腾讯在结盟长安,智驾技术在平台开放过程中,必须找到现实的制造业载体提供软硬件的支撑。


  4月19日,全球规模最大的自动驾驶生态——百度Apollo一周年的生日大趴上,宣布了它的第100个战略合作伙伴——比亚迪。


  为什么百度会选择与比亚迪合作?今年初,王传福宣布比亚迪进行重大战略调整,将向全球范围的汽车企业开放供应链,同时宣布向全球软件开发者开放汽车硬件平台的底层权限,促进基于汽车硬件的应用开发。


  百度显然意识到了汽车硬件开放平台的价值。对于自动驾驶最重要的执行器,线控制动,哪怕是全球范围内最好的几家供应商,在软件控制策略方面还存在一堆问题。


  4月23日晚,长安集团董事长张宝林再次提及长安与腾讯的战略合作,这位老汽车人甚至用“时代淘汰你、与你无关”这样的词汇来表达这一合作的必要性。而马化腾最近接连亲自与车企签战略合作,显露出腾讯对车机和对车辆底层控制业务的关注。


  重出行的深层含义


  在小鹏、百度、腾讯联手传统车企打造自驾底层业务的同时,出行行业这一巨兽也在潜伏着。


  4月24日上午,滴滴宣布联合31家汽车产业链企业成立洪流联盟战,共建汽车运营商平台,滴滴将开放网约车、分时租赁、定制车、智能驾驶和后市场服务业务。同时滴滴还发布了与车企共同设计和生产的共享出行智能工具D1。


  滴滴出行总裁柳青邀来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比亚迪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广汽总经理冯兴亚、车和家创始人李想助阵。他们中最年轻的李想表示,未来10年以后的车一定是自动驾驶的,在这个空间里,乘客可以办公,可以娱乐,可以社交、开会,这与他们公司的名字几乎是一样的,就是车和家。


  滴滴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程维表示,滴滴希望成为全球智能交通技术引领者,投入智慧交通和无人驾驶。程维说,“100年前发明汽车的是奔驰,我们希望第一代为共享设计和大规模投入运营的共享出行网络能够诞生在中国。”


  柳青和程维在国际市场上加快布局,滴滴有一个模板叫Lyft。


  事实上,2017年初,这家公司仍似乎满足于与大量汽车厂商合作,单纯将这些公司的汽车部署至自己的叫车平台上,包括Waymo、通用汽车、捷豹路虎和福特等。但到了2017年中,Lyft则宣布将开发自己的自动驾驶系统,且有意将该系统提供给其他制造商。


  最近,汽车零配件全球一级供应商麦格纳集团向Lyft投资2亿美元,并将与这家叫车服务公司合作开发高度自动驾驶汽车。除了自动化软件之外,麦格纳和Lyft的联盟几乎覆盖了自动驾驶汽车研发的方方面面。


  滴滴未来的愿景中有两个数字,一个数字就是希望服务20亿的用户,另外一个数字就是共享出行网络能够承载出行的50%。


  短短一个月,基于自驾技术的底层数据中国式结盟,从北京起航,接下来,由造车新势力、BAT、出行平台、传统车企构筑的中国芯为自动驾驶的中国模式不断赋能。


游戏赚钱,16年专注赚钱平台定制